您现在的位置: 地不容 > 地不容采制 > 正文 > 正文

人神共愤,天地不容说一说南京玄奘寺供奉

  •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22/8/18 17:46:37

7月21日,南京玄奘寺被曝光寺内竟然长期供奉了四个日本战犯的牌位,由此引来国人的痛骂。

南京玄奘寺为何会供奉这四个鬼故史君不得而知,相信广大同胞们也很不解,但在21世纪的今天,一座中国的合法寺庙竟然出现这种事情,如果仅仅只是意外的话,恐怕是很难平息众怒的,所以大家都在等一个准确的答复。

当然了,故史君也相信,在官方的及时追查下,这件事最终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那么,故史君也请各位暂时平复一下心情,因为今天,故史君想要借此机会来跟大家好好聊一聊,南京玄奘寺供奉的这四个鬼当年究竟在中国犯下多大的罪恶!或许了解之后,大家心中的这股火气会得到平息,毕竟火气太大的话人可能就背过去了!

首先来看看玄奘寺里这四个鬼的名字,故史君为了方便大家阅读,就按照他们在华时期的官职大小来介绍,他们分别是华中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日军第6师团长谷寿夫、日军第6师团上尉田中军吉、日军第16师团少尉野田毅。

可以说,这四个人手上都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而且也不知是不是供奉者的有意为之,这四人分别代表了侵华日军的不同阶层,或许供奉者是在以这种方式为全体侵华日军招魂,其用心之险恶当罪不容诛!

那么,这四个鬼当年在南京究竟做了什么呢?我们下面来看。

先说一说松井石根

松井石根是当年围攻南京的日军总司令,是的,如果非要选的话,那么松井石根绝对是南京大屠杀的主犯,没有之一!

年12月9日,松井石根曾下令向南京空投投降书,当时投降书上如此写道:

日军现已包围南京,将来大战开始,对于任何人皆有莫大之损害,若中国军队必欲抗战,则一切战争之恐怖均将见之于南京,劝唐司令长官投降,并限10日中午将复函交付句容公路上之日方哨兵,逾期不复,即向南京进攻。

以上只是当年松井石根写给唐生智《投降书》内容中的一部分,但就是这部分内容日后成为了东京国际审判庭上指控松井石根纵容部队屠杀南京的一个强有力的罪证。

正如当年《大公报》所评论的那般:此投降书实为敌军不择手段对我非战斗员之京市民众大肆屠杀之先声!

除了这份《投降书》之外,松井石根还曾给围攻南京的部队下达了12月17日组织入城式的命令。

要知道,当时南京刚刚沦陷,城内到处残垣断壁,而且情况还很复杂,很多日军高级将领都认为17号举行入城式有些早,甚至屠杀南京城最卖力的第6、16师团也认为不可能,但松井石根却执意如此,为了保证入城式的稳定,松井石根甚至向各部队下达了一个所谓的“清楚便衣兵”的行动。

也就是这个行动,直接导致了南京大屠杀爆发以来的第一个杀人高峰!日军各部纷纷以“抓国军士兵”为由将屠刀对准了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其行为之残忍,令人发指!

所以说,松井石根是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实不为过!

谷寿夫

谷寿夫是南京大屠杀时日军第六师团的师团长。如果说松井石根是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的话,那么谷寿夫就是执行松井石根屠杀南京的两大主要案犯之一。

当时谷寿夫的第六师团担任整个部队的先锋,主攻南京中华门。南京沦陷后,第六师团也成为率先进入南京的部队之一,进入南京后,谷寿夫便悍然下大了“发扬皇军武威慑服中国”的屠城命令,为了令士兵们更好的执行这一命令,谷寿夫又下达了“解散军纪三天”的军令,堂而皇之的纵容手下士兵在南京执行各种罪恶活动。

据后来国际法庭统计,谷寿夫的第六师团仅在中华门一带就杀害了至少5万多中国老百姓,据后来一位参与调查的国际友人称:

如果不是谷寿夫下令解散军纪三天,南京就不会有30万亡灵,就不会有惊骇世俗的南京大屠杀事件的发生。相反,如果当时谷寿夫下达一条严肃军纪的命令,就能拯救至少20万无辜者的生命,减少80%的烧杀抢掠等罪恶行径,但是谷寿夫没有这样做,他也可能这样做,因为他要“严惩”中国,要以“皇军武威慑服中国”。

12月17日,谷寿夫与松井石根一起乘着高头大马参加了南京入城式,当两人谈笑着进入南京城时,他们是否有对南京城的惨状有一丝的不忍?如果没有,那么他们又何称之为“人”?

田中军吉

田中军吉当年是谷寿夫第六师团下属的一名上尉中队长,当谷寿夫下达屠城令后,第六师团的所有官兵都像疯了一样见男人就砍,见女人就强行拖走,当时第六师团甚至形成了这么一股风气,如果杀人杀的少将来回到日本后就不会受到女人的爱慕,所以,田中军吉为了树立自己“英雄”的形象,他残忍的用“助广”军刀杀害俘虏和普通百姓多人。

后来日军内部一军官曾在自己所著的《皇兵》一书中详细的描述了田中军吉杀害中国百姓的整个过程,还配有多幅田中军吉挥刀斩杀跪地平民的照片。

俗话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后来《皇兵》一书便成为了指控田中军吉的一个强有力的证据!

野田毅

故史君相信,凡是上过初中,学过初中历史的读者们一定对下面这张照片很熟悉,这张照片是初中历史课本中的一张,照片上的两个人是当年参与南京大屠杀百人斩大赛的两个日军少尉军官,一个叫向井敏明,另一个就是野田毅。

当时两人隶属于日军第十六师团,日军第十六师团是当年实施南京大屠杀的两大主要部队之一,一个是谷寿夫的第六师团,另一个就是第十六师团,师团长是中岛今朝吾。

“比赛杀人”当年时常出现在中国战场上,而将这种残忍的比赛“发扬光大”的就是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了。

据后来国际法庭调查,两人从淞沪战场向南京进攻的途中就约定好了比赛,谁先杀满百人谁胜出。

待两人攻入南京后,向井敏明杀了人,而野田毅则以一人之差落败。后来两人“百人斩”的比赛被日本媒体大肆宣扬,于是就留下了历史课本上的这张照片。

只见照片上,两人带着微笑拄刀而立,这两张微笑的面孔背后却是两百多名无辜百姓的惨死!多么血腥,多么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更令人愤怒的是,两人在得知比赛只有一人之差后,便决定这场比赛以平手结束,然后重新再开启一场杀人赛,而这一次比赛的杀人数被提到了人!

一个个活生生的无辜的生命竟然成为两个日本人用以比赛的牺牲品,如此的血腥残忍还能称之为“人的行为”吗?他们配做人吗?他们根本不配!

80多年前,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在中国的土地上向中国人举起屠刀,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80多年后,将那些罪犯的牌位供奉到中国南京寺庙里的人,他们又怎能称之为“人”?

最后,故史君想要说的是,南京那座玄奘寺的主持还有寺中的其他人员,你们是否在这件事中负有责任?据了解,玄奘寺的主持(此刻应该称之为前主持了吧)曾在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过。

那么问题就来了,一个主修历史的主持,难道对那段历史,对这几个人没有一点的了解?




本文编辑:佚名
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http://www.diburonga.com/dbrcz/9733.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 2012-2020 地不容版权所有



    现在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