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地不容 > 地不容功能 > 正文 > 正文

世界这么大暑假先从丹灶走起

  •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21/3/20 18:30:40
白癜风怎么回事 http://baidianfeng.39.net/a_xcyy/130716/4216006.html

  丹灶文化内涵丰富,亮点纷呈。作为丹灶人,我们理应了解自己所在城市的文化。暑假要来了!你准备好怎么度过这个暑假了吗?要不先从了解我们的家乡开始,看看这个世界吧!

  今天丹灶君先带你看看丹灶那些记载着丹灶历史的古街,和那些有故事的地方……

古街篇云溪横江墟低吟着乡间往事

  “墟”是指南方地方乡村间约定俗成的集市交易地,“趁墟”在粤语中就是赶集的意思。“墟”最早便是农民在闲暇时光,凑在一起相互交换和交易农副产品和生活用品的集散地。说起云溪的经济历史,就不得不提到这个最原始但仍至今活力澎湃的墟市……

昔日:每逢“二五八”来“趁墟”

  北江支流南沙涌贯穿云溪,使得云溪周边水运交通四通八达,并与三水接壤,过往云溪的人流络绎不绝。因此,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周边居民便把自家的农副产品、生活用品等带到该墟市,而墟市所坐落的街巷名为横江大街,因此得名“横江墟”,每逢日期尾数为2、5、8都有墟市。

  曾参与撰写《云溪志》的云溪社区党委副书记张凯洪介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自己常跟母亲趁墟,那时金沙、白坭,甚至肇庆的居民都来趁墟。张洪凯依然清晰记得,糟糠、干柴、箩筐等农副产品和生活用品应有尽有,最重要的是物美价廉。

  “墟日时,整条街巷都会布满摊位,我家门前都是百货摊。”今年69岁家住横江大街的徐伯说,横江墟的出现,逐渐打破了当年小农耕作的传统模式,当年不少人从农民逐渐变为小商品生产者,为云溪后来的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

今日:墟市逐渐走向商业化

  由于横江大街条件受限,年,云溪社区在距离横江大街米远的横江海滨路建设大型市场。为便于管理,年横江墟也搬迁至此,如今已变成云溪的商业中心。

  徐伯指着曾经兴旺半个多世纪的横江大街感叹,“曾经的墟市,整条街都是用石板铺成,摊主可席地而坐随意摆放摊位,可以说石板路是墟市的象征。”

  如今的墟市没有了石板路,少了“墟味”,逐渐走向商业化,服装、电器等现代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如今缺少了儿时墟市的味道。”张凯洪感叹道。

罗行社区中山上下街曾堪比广州上下九

  在罗行社区,也有一条曾经风光一时、繁华比拟广州上下九的中山上下街,这里曾是南海西部最为重要的商业街之一,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故事都已渐渐不为人所知了,过去商业发达的街道只剩下空屋旧铺。

往昔:墟市所售物品应有尽有

  中山上下街街道只有4米宽,一路走过长约米的中山上下街,街旁满是破旧的房子,偶尔间夹着新洋楼。部分房门紧闭,在一些开着的店铺里,传来老房子特有的味道:玲珑的飘檐、伸出的骑楼、五彩的老式玻璃窗……

  63岁的邓广文,生在罗行,长在罗行。小时候,路人如织的街景、热闹非凡的市场,仍让他记忆深刻。邓伯说,每逢农历的初一、三、五就是墟日,中山街及周边小巷都站满了商贩,生活所需应有尽有。

  “中山上、下街都有很多商铺,光茶楼就有4间,有广东、炬兴、三元、冠军四大茶楼。药村铺也有4间,有仁和堂、中和堂、养和堂、同裕堂。”说起中山大街曾经的辉煌,邓伯如数家珍。中山大街在建国前就很有名,西樵、三水等地的村民都会到这里赶集。

  年随着罗行社区的发展,建成了罗行市场,商业区转移,中山街也不再是商业中心。

老铺:仍在经营的商铺屈指可数

  商业老街里,仍在经营的商铺已屈指可数,只有南海粮食储备库罗行粮仓依旧使用。

  在街道中段,记者见到一家门面较大的铺面,上面的招牌依旧写着“罗行副食门市部”。邓伯介绍,这条街除了这个门市部,还有供销社和百货商店,在当年的经济制度下,这里可以算是最中心的地方。但如今,铺面已被木板紧紧闭锁,显然是多年无人打开过。

  街旁,一家奇特的杂货铺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店铺没有招牌,店内售卖的商品有老式的瓷碗磁碟、铁锅、蜂窝煤,甚至还有船桨,店内唯一的一些油漆算是比较现代的货品了。店主是个50岁左右的中年人,店门就这样敞开,他在屋后做自己的事,有人想买东西便在门口大叫一声,他才从屋后走到柜台。

  店主说,这家店经营了几十年,主要卖一些船上的用品,但是现在村里打渔的人越来越少,“迟一些也是要关门的”。

故事篇沙水村楚元王刘交后裔生活于此

  丹灶劳边社区沙水村原名沙溪村,由于地势较低,四周被清澈见底的河涌环抱,当地人叫这条河涌为“蚬壳龙”。有年历史的沙水村在历史上不容小觑,因为这条村的刘氏子孙是汉朝开国皇帝、汉高祖刘帮同父异母的弟弟楚元王刘交的后裔,现在沙水村民都骄傲地称他们是“龙的传人”。除此之外,这个小小的古村落在清代年间曾出了一对翰林父子刘廷镜和刘国珍,在南海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颇具传奇色彩。

皇族后裔成沙水村名门旺族

  沙水村地势地洼,在北宋时期曾是一片浅滩,有沙有水,因此得名“沙水村”。据说,南宋初(建炎四年)即年,一陆姓人家迁入此地,成为开村鼻祖。后来,区姓、李姓陆续迁入此村,开始形成村落。

  在沙水村中央位置,矗立着一座刘氏宗祠,大门楹联是“天禄书香绵奕叶,彭城世泽衍沙溪。”一股皇族霸气跃然纸上!“天”即天子,“天禄”即天禄阁,皇子们读书的场所;而彭城则指公元前年刘邦率兵攻占西楚首都的都城。这个秦时曾任泗水亭长的刘邦,起兵于沛,后于楚汉战争中打败西楚霸王项羽,成为汉朝开国皇帝,小小的沙水古村,刘氏后人原是皇室后裔。

  据《刘氏族谱》记载,沙水村刘氏子孙是汉高祖刘邦的同父异母弟弟楚元王刘交的后裔。刘交的四世孙——刘向为大家所熟悉,他的主要著作《新序》《说苑》《烈女传》流传后世,是我国目录学之祖。现在沙水村刘交的后裔已到第70多代。

  沙水村周围的河涌,就是环抱古村的“护城河”。房子就筑在水边,开门见水,再下几步石阶梯,便可以洗菜、浣衣。

  沙水村俨然一座古堡,五步一埠,十步一桥,成为沙水村别样的风景,最具特色的要算位于村西的“高埠头”。高4.5米,长约米,沿河涌笔直高耸,是用成千上万的麻石条堆砌而成,像一堵厚厚的城墙,城墙上砌有青砖约两米,坚不可摧,尉然壮观。

  “高埠头”古石坝上,耸立着两座古建筑,南乔公祠和公祠西侧一前一后两座镬耳屋,就是刘廷镜的祖屋。自刘廷镜被钦点翰林院士后,刘氏家族风光无限,一时间大兴土木,沙水村内刘氏家族的民宅成街成巷。现在的西街坊西巷、东巷两侧依序排列的清代建筑仍有20多座。

  “我小时候看到西街南乔公祠旁那个‘太史第’牌楼太漂亮了!”刘氏后人回忆,“那是宣统皇帝御赐给刘廷镜的,牌匾有宽1米、长3米,樟木制作,是黑字金边的三个立体大字,上面还有龙凤等雕刻图案,相当精美,挂在七、八米高的牌楼正中,威武壮观。靠近‘太史第’门楼还有一座“进士楼”,可惜被拆除了。”据了解,原来刘氏父子的旗杆夹都立在这里,父子各有三根杉木旗杆,大的直经约50CM、20多米高,小的直经约30CM、10多米高。

新安青云村先生古道书香盈路五百载

  新安社区青云村古朴静谧,就在这个村有条赫赫有名的道路——“先生古道”,近五百年来,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先生古道”尊师重教之风在青云村世代流传,青云村祠堂外的小黑板上,刻上了修葺先生古道石碑时捐助者的名单。

衣锦还乡七日修古道

“先生古道”的传说发生在16世纪。相传,明朝嘉靖年间,青云村私塾先生梁真,德高望重育才有方,深得乡亲学子敬仰。沙滘村的何维柏、何维迎兄弟俩听闻有如此良师,就慕名前往青云村拜师受业。兄弟俩聪颖好学,刻苦勤奋,又得良师教导,遂学业有成,先后由秀才而举人,最后中了进士衣锦还乡。

  为答谢师恩,兄弟二人考取功名后,请梁老先生赴宴答谢恩情。正逢春雨绵绵,道路泥泞,老先生年迈行动不便,不得已婉言推却。得知情况的何氏兄弟,花巨资把泥泞的村道修建成石道。七天后,石板大道建成,两边还各立一块石碑,刻上“先生古道”四个大字,他们的老师也因此得以如期赴宴。

  当年乡人有感于何氏兄弟尊师之举,为倡导尊师重教之风,后来还立了一个牌坊,每年装修葺整,使之焕然一新。由于年代久远,物换星移,当时的牌坊在大跃进年代中已被拆去,而“先生古道”石碑从中间砸断,“先生”二字被扔到河涌里遗失了。

  及至年,青云村重修河道对河涌进行清淤工作,才在隔壁村的一个淤泥坑找到,在梁真后人、香港实业家梁德甫的资助下,把“先生”和“古道”重新拼接,立在青云村头,所以至今“先生古道”的石碑中间,仍有一条清晰的裂痕,而上面何氏兄弟的题字署名则依稀可见。

时间淘不掉的尊师重教风

  先贤尊师重教,奋发向上的精神如同涓涓北江水,融入到青云村人的骨子里。

  “先生古道先生教,古道长存古道风”,在青云村的村口牌坊上,刻着这样一副石刻对联,细雨打落在石刻上,洗去了前段时间飘落在上边的灰尘。还没入村,远处金沙小学的同学们正在早读,朗朗的读书声传来,一股尊师重教的气味扑面而来,有种古老宁静的力量。

  从村口转左就是青云村的祠堂,小黑板上刻上了前年修葺先生古道的石碑时,多位捐助者的名单,几乎覆盖了青云村所有的住户。

  “先生古道是我们村子的招牌,一说要修,所有人都捐款。”年过六旬的青云村老村长梁炳法说,只要和先生古道有关的活动,村民都“义不容辞”。

  就连青云村的命名也和先生古道有极大的渊源。相传,当日何氏两兄弟修起了古道后,村中族人相聚议事,村中的老师一门走出两位进士,属于本村极大的荣誉,希望子孙后代能以此励志,于是把村名改为“青云”,意为本村人要有青云直上的志向。

  青云村保留了先人遗留下来的尊师重教传统。如今,为了鼓励村里的小孩子好学上进,青云村还特意单独划拨了资金,用以奖励在升学考试中成绩突出的学生。

来源:《有为周报》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本文编辑:佚名
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http://www.diburonga.com/dbrgn/5793.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文章

    •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12-2020 地不容版权所有



    现在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