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地不容 > 地不容炮制 > 正文 > 正文

别高估了底层民众的承受能力

  •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22/3/5 11:04:06

易战已经造成了经济发展的严重影响,而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各行各业受到的影响更彻底。在体制内有工资拿的,或是那些有固定收入的还好些,而那些自食其力的底层民众就相当困难了。那些小商贩、小企业一倒一大片,即使是一些大企业,也在为自己的前途命运担心。有些曾经红火的门面从疫情开始关闭到现在都没有再开启,那些靠旅游业支撑起来的餐馆、旅店和旅游商品更是难以度日。同样,靠在餐馆、旅店打工挣钱的民工,以及靠出售生活用品的人们,也因为餐馆饭店关门而断绝了经济来源。

外出打工一直是广大农村改变经济状况的主要路径,打工经济也是改变农村贫困、调整农村产业结构的有效动力,培养了一大批40岁以下的“农村新人”,他们远离了土地,忘却了种地的本领,甚至对种地有些鄙视。他们的生活本领就是外出打工,而且打工的内容更多的是卖苦力,没有多少技术成分可言,很难在城里真正扎下“根”。城里容不进,农村回不去。成了逢年过节才回到故乡的“游离人”。

城里人也需要工作,却往往拚不过农民工吃苦耐劳的本领,因此许多的劳动岗位被农民工所“占领”,形成了农民工与城市工人的竞争。随着经济发展受影响,岗位竞争越来越激烈,进城打工也变得困难,原本靠外出打工撑起的“小康生活”开始坐吃山空。习惯了的生活方式难以改变,沉重的社会压力和心理压力让人心慌意乱,人心也变得越来越脆弱。也难怪,当年养蜂人死了,而河北的餐馆小老板在强大的压力下也寻了短见。

其实,不仅城里的企业困难,农村的实体经济也困难。农业经受着巨大的不确定因素的威胁,一场大雨或一场突如其来的冷空气就可以将“丰收在望”变成“颗粒无收”。更何况在销售过程中农民只得到微薄的收益,更多的利益被中间商拿走。原本飞涨的猪肉价出现暴跌,买猪肉吃的人吃得起猪肉了,而养猪卖肉的人却亏惨了。曾经买猪种的钱,现在将养大了的猪卖掉也找不回猪种钱,更何况劳动力和饲养成本全部白费。不过还好,至少还有猪在,还可以供自己消费,只是生活所需的各种消费需要经济支撑,不得不将猪贱卖换钱。

做啥都难,本来一片光明的特种养殖也因为政策变动原因一蹶不振,有些养殖户血本无归,生无可恋。那惨象让人心惊肉跳,在人们心目中形成了心理恐惧,再也不敢去触碰特种养殖业,甚至还扩大到对其他的实体经济都产生了恐惧,愿意吹糠见米,干一天拿一天工钱,而害怕那种所谓的长远的经济。

都说“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这个社会真的很奇怪,有人会对野猪、猫、狗、飞鸟的权利很


本文编辑:佚名
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http://www.diburonga.com/dbrpz/9055.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 2012-2020 地不容版权所有



    现在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