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地不容 > 地不容生境 > 正文 > 正文

纪念邹逸麟略谈江南水乡地区桥梁的社会功能

  •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21/3/22 14:12:49
白癜风治疗的医院 http://yyk.39.net/bj/zhuanke/89ac7.html

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原所长邹逸麟先生于年6月19日去世。邹先生生前曾为商务印书馆主编过多部历史地理书刊,他还是我馆出版的《江南社会历史评论》的编委和作者。本公号特推送此文,以表对邹先生的深切怀念。

01

桥梁是江南水乡交通的必经之途

在江南水乡地区,内河航运十分发达。桥梁是公私行旅水陆交通必经之途。宋朱长文《吴郡图经续记》卷中:“桥梁:吴郡昔多桥梁,自白乐天诗尝云:红栏三百九十桥矣。其名已载图经,逮今增者益多,皆叠石甃甓,工奇致密,不复用红栏矣。然其名未尝遍录也。近度支韩公子文为守命,每桥刻名于旁,憧憧往来,莫不见之。其有名自古昔或近事可述者,记于此。”该书记桥十五座,皆有典故。如:“临顿桥,在长洲县北。临顿者,亦吴时馆名也。陆鲁望尝居其旁,皮日休赠之诗,以谓不出郛郭旷若郊野。今此桥民居栉比。盖此郡又盛于唐世也。”“新桥在盘门外,自郡南出徒行趋诸乡至木渎者,每过运河须舟以济,又当两派交流之间,颇为深广。故自昔未有为梁者。今太守朝议章公下车有石氏建请出钱造成桥者,公立限督之。即日而裁,逾时而毕,横绝漫流,分而三桥,往来便之。”“吴江三桥,南曰安民,在新泾;中曰利民,在七里泾;北曰济民,在吴泾。初澄源乡并漕河有村十七,家居河南,田占河北,民欲济无梁,从事夏日长为之建桥,钱子高作记。”“吴江利往桥,庆历八年县尉王庭坚所建也。东西千余尺,用木万计,萦以修拦,甃以净甓,前临具区,横截松陵,湖光海气,荡漾一色,乃三吴之绝景也。桥成而舟楫免于风波,徒行者晨暮往归皆为坦道矣。桥有亭曰垂虹。苏子美尝有诗云:长桥跨空古未有,大亭压浪势亦豪。非虚语也。”宋范成大《吴郡志》卷十七《桥梁》:“唐白居易诗云:红栏三百九十桥。本朝杨备诗亦云:画桥四百。则吴门桥梁之盛,自昔固然。今图籍所载者,三百五十九桥。”其中有一些著名的桥梁,皆为水陆交通要道。如:“枫桥在阊门外九里道傍,自古有名。南北客经由,未有不憩此桥而题詠者。”“利往桥,即吴江长桥也。庆历八年县尉王廷坚所建,有亭曰垂虹,而世并以名桥。”以上这些著名的桥梁,在历史上都曾在地区经济、文化发展中起过重要的作用。以后不仅成为地方上的风物名迹,成为文化沉淀的象征,同时也成为后人凭吊历史的遗踪。自宋以降至明清时期,在我国,桥梁最多的地区是太湖流域,据范成大《吴郡志》卷十七《桥梁》记载,苏州城内外有桥座。清同治《苏州府志》卷三十三《津梁一》记载,“徒杠舆梁,古以时成而民无病涉,吴为泽国,尤赖津梁,志云所以观政也”。苏州府城郭下三县:吴、长洲、元和。仅此三县境内城内外的桥梁就有座。又如,据嘉庆二十二年《松江府志》卷四《疆域志四·桥梁》,府城内有桥91座,华亭座,奉贤座,娄县城外座,金山座,上海座,南汇座,青浦座,川沙34座,共座。如以一邑而言,清代华亭一县有桥梁座。青浦县是长江三角洲地区典型水乡地区,据光绪《青浦县志·桥梁》记载:城内有桥24座,城外有桥座。光绪七年《无锡金匮县志》卷五《桥梁》:“江南水乡,沟洫浍川之制,犹为近古,往往溪港纵横,达江达湖,非津梁不可涉也。然邑之桥梁既多,不可胜记,则书其著者,以存大概而已。”记桥梁座。乾隆《震泽县志·桥梁》:“吴江旧志谓境内有桥梁数千,震泽置县,分其半亦尚多不可悉载。”其余同类太湖地区的府县都是桥梁密集地区,不可悉记。相比之下,同样属于江苏的徐州地区,由于河流稀少,且多淤废。交通以陆路为主。如同治《徐州府志》竟无“津梁”一目。其郭下为铜山县(今徐州市),民国十五年《铜山县志》卷十二《建置考》曰:“郦氏注《水经》,桥梁津渡随水道分载,铜山自汴泗绝流而后,昔日通津多为平陆,然故梁犹在,其创造利涉之功不可没也。”如历史上有名的跨越汴河的小浮桥,已“久废”。跨越泗水的云集桥亦“久废”。一县之内仅有桥梁18座。而据光绪九年《溧阳县志》卷二《舆地志》,当地桥仅6座。可见水乡与非水乡地区桥梁多少是有明显差异的。

02

江南水乡地区桥梁的社会功能

大量史实证明,在江南水乡地区,一些重要的桥梁除了一般意义上跨越河流的功能外,还有三个比较显著的功能:一、桥梁往往是各路水陆交通的交汇点或枢纽。如苏州吴县,“新桥在盘门外,自郡南出徒行趋诸乡至木渎者,每过运河须以济舟,又当两派交流之间,颇为深广。故自昔未有为梁者。今太守朝议章公下车有石氏建请出钱造成桥者,公立限督之。即日而裁,逾时而毕,横绝漫流,分而三桥,往来便之”。吴江县之平望桥,“盖此桥南接禾中邮递,西通苕霅运道,农舟商艇,昼夜不绝”。县境霅溪上通安桥“凡贾舶之往来,漕艘之运行,皆经其地”。又如今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镇的著名的放生桥,始建于明隆庆年间,地“在昆山、青浦两邑之界,北跨井亭,南跨珠里”,为“两县往来孔道”。清杨谦纂《梅里志》(梅里,今浙江嘉兴市王店)卷二《桥梁》曰:“梅里本水乡,纵横皆有桥梁,以通津渡,其跨市河而南北者,凡十有一,东西行者亦十有一,故昔有‘横十一,竖十一’之谚。”这种纵横旁午的水陆交通,使许多桥梁成为当时为水陆交通汇合点,其作用非同一般渡越而已。二、桥梁为征收税收、设司管理的关卡。由于河流水运交通与陆路道路不同,并非随处均可设立关卡。而船只通过桥梁时,必须减缓航速,于是筑桥设卡,或在原先有桥处设卡,是理想征收商税之处。如杭州城北著名北新关,是明清时代运河上重要的钞关和常关。北新钞关在杭州城北十里,“附关有桥曰北新,故以名关。关有栅,栅上连木作平台,卷蓬以蔽风日,于此稽放船只,署在栅之东南,关前建鼓楼一座,高三丈,以警晨昏,临河为牌坊,坊下置栅,环护左右,门外置榜亭,本关一应榜文,张挂于此。凡应行事宜,刊立木榜,永为遵守。州城南的南新关,候潮门城隍之间,……司启闭者,有庆丰桥”。江苏吴县著名的浒墅关,临河置有闸亭,闸亭即关口,有浮桥,“关以桥为启闭”。明代浒墅关“滨临漕河,舟航所聚,商贾所通,驿使交驰,纷纭填溢,殆无虚日。自永乐间通漕以来,朝廷设关津以征商税,每岁必命地官之廉勤干济者莅焉。于是乎操拘纵之柄,而时其启闭,遇夜则錀之,以防私渡。其法视舟之广狭、征赋之多寡,按季而输之民部,其资国用也,广矣”。后来因为对往来的私家船只不使,弘治年间又在关辖旁,“命工凿小渠,以石固垒,其修若干尺广六尺余,仅容刀舟之度,一时之农工渔樵婚丧之人,行旅裹粮之辈,晨夕往来,无复艰阻,于是人心欣跃”。在浒墅关北有南新桥、北新桥,建于明代,重修于清代,皆因浒墅关“为吴中一大镇,自景泰间朝廷置榷司于此,舟楫停集,居民益繁,贸易往来以限于官河,皆称不便”。宋时建成有桥,以便民间济渡,后毁。明弘治年间重建,便于两岸民人往来。三、桥梁可以设关防,以起稽察地方的作用。清邹璟《乍浦备志》卷六《关梁》曰:“月令:著察御之文,大易占利涉之爻。自来制邑居民,随所在而互设关梁。凡以严稽察往来也。天官家皆谓牵牛主关梁,而吴越适当其次。乍地介在吴越之间,舟车辐凑,观天象而审地,宜关梁之制,尤在所先。税关固国课攸关,而盘诘匪徒抑亦重有赖焉。至若内河桥梁,其在市集通衢以及官塘孔道者,为利地方,良非浅尠。而乡里间便桥,亦一方所赖,以利济也。观于关,可以征稽察之严,观于梁,可以验往来之便。岂得以其小而忽之也哉!志关梁。”桥梁为设关卡之处,除征税收外,还可盘问往来,以为地方治安。不仅官方为征收税额要在河流上建立桥梁,而且市镇居民们也要求在进入镇域的河流上建桥,以为安全。清光绪二十三年吴熙编辑《泰伯梅里志》卷三《桥梁》曰:“明施策《望亭镇新建龙汇桥记》:……吾邑之望亭,当锡入苏之咽喉,不佞常往来其间,意其当桥而未白之邑父母也。会赵侯莅锡之三载,政成民和,百废具兴,不佞遂举以告侯,矍然曰:微君言固将谒之。余盖谓兹地之当桥者三:县治奄有一同,若家室然。署廨其奥窣也,城郭其庭庑也。封疆之守其门户也,兹地当锡之交,疆界攸属,则门户不可无扃鐍关键之设,当桥一;余往习舆地家言,上流为天门,下流为地户,上欲开而下欲阖,今邑之上为郡治,自洛社而往有桥面三,下为姑苏,自附郭以外桥绝无矣。则地户不可无绾结收翕之势,当桥二;兹地复攝乎震泽漕湖之间,二浸漭漾,萑苻贾贩出没其间,非有隘束之吭,无以挫其锋,而扼其吭。两岸陡绝,往来作息者,跬步有留行之叹,则民牧不可无弭奸兴利之划,当桥三。”清程国昶《泾里志》卷四《津梁》曰:“兴隆桥,……明天启时建。本名兴隆,后更名青龙桥。术者云:市心为龙腹,如无此桥,舟行扬帆,直入合镇,风水便难翕然聚。故建市桥以束之。国初劫盗窃发,皆藉此桥之便,得以过河潜遁。居民因此毁之。雍正辛亥三月稍徙四五十步即祖师堂前。”从当时江南市镇居民的心理考察,由于居民一般比较富裕,很怕外来人口侵扰他们的生活。而市镇又无城墙,河流水路是进入市镇的唯一通道,为安全起见,就认为必须在进入镇域的河流上建桥,以便控制出入。

03

桥梁是江南市镇定位的地理条件

众多研究表明,江南水乡的市镇的地理位置,基本上都是在河流沿线或跨河两岸。因此桥梁与市镇的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许多市镇原先是在桥堍形成的。起先桥堍原为来往行人休憩之处,然后逐渐发展成为一商业聚落。如嘉庆二十年《珠里小志》(珠里,今青浦朱家角)卷五《桥梁》曰:“按是桥(指跨越青浦、昆山二邑的放生桥)向有土丐流民停宿煨饭及贩牛牧牛之人拴系,桥镶缝灰沙,最忌牛尿,积久渗漏,并有附近居民始在桥堍搭棚,继则用木立柱,后则用瓦盖屋。一堍如是,则两堍效尤,竟成侵占。今桥成之后,崑青两邑绅耆金衍、黄堂、邹登标、席恒世等呈县立碑示禁。”日久,居民在此建立简单棚屋,设立店铺,最后形成市集。有的则因市镇兴起而修筑桥梁的。松江府城东的张塔桥,宋时已建,元至正初改建,易名众安桥。明嘉靖时重建,更名万春桥。“松郡治之东为披云门,以外数步有市集,当郊郭之间,会惟孔道津梁之设,实系不细,有桥曰张塔桥。”后因战乱圯毁。明时重建,当地人深感“是桥之建,一劳永逸,利泽宏多”。清杨谦《梅里志》卷二《桥梁》:“塘桥在西塘口,名庆丰桥,……李富孙《重建梅里庆丰桥碑记》曰:长水发源天目,经硖石,至梅汇达于彪湖。梅汇在嘉会二都之间,市名王店。石晋时镇遏使王逵居此。环植梅花,亦称梅里。西跨长水,有桥曰庆丰,一曰塘桥。为西路入市之门户。又分流东注为市河。即梅花溪。居民稠密,仅三里许至横泾会于海盐。塘桥在西塘口,本架木为之。明成化间里人王彝叔伦捐银改建石桥,下有木栅,里西嘉会有十八、十九等者都,村堡相联,人烟栉比,皆纷至贸易,远近商贾往来,于是桥者,日数千人。然自成化以来,迄今三百有余年,已久倾圮,雁齿渐平,上下有崩陊之势,行旅之人,罔弗慓慓危戄,若有将墜于渊之虑,欲共集议重建而未得果。海昌史君春台自硖石徙居里中,以此桥为一镇之要冲,东西市易有无之懋迁。胥由此以通津渡,人之履趾交错者,可以免厉揭之患。则是桥不诚有关于利济乎?爰首捐钱若干缗,邑侯杨公闻而善之,曰此义举也。于是四月中兴工,先设浮桥,以便行人。乃庀材鸠工,撤而新之,加高一尺,西堍亦加广尺,里人慕义好施者,尟史君一人独户其事,朝夕督视,阅五月而告竣。共糜钱四千缗,落成之际日,凡四方来集,经是桥,莫不抃手叹美。……道光二十二年。”光绪四年《奉贤县志》卷一《疆域》一节中,市镇与桥梁和津渡混记。因为市镇因桥而盛。县境有桥座,大多与市镇有关。“南桥,一名南梁,距治三十四里,为奉邑首镇。”“泰日桥,俗坍石桥,跨运盐河,两岸民居相望,亦东北一巨镇。”“法华桥在法华镇。”“永安桥,在孙家桥镇,跨上横泾,华奉交界。明万历间张虬龙建。”“太平桥,在阮巷镇东,跨上横泾。”“见隆桥在阮巷镇,跨横泾。”“万安桥,在阮巷镇北,跨上横泾,华奉交界。”围绕青村港镇的桥十座,南桥镇周围的桥六座。“南桥地以桥传。”(陆鼎《积善桥碑记》)安澜桥在新市镇。乾隆十一年蒋维固建。知县刘暐泽题碑记曰:“奉邑新市古刹,南面下横泾,旧有石桥,岁久圯废。里中人士虑往来者病涉,庀材鸠工,于乾隆丙寅六月告成。……自此安澜矣。到是桥也,左接南梁(即南桥),烟火万家,右通梅溪,云林在目,北涉浅沙黄浦,其舳舻相衔,而往来如织者,均可由此利济矣。”光绪六年《昆新二县续修合志》卷四十五《艺文三》记:徐应聘《吴家桥记》:“千墩镇南有吴家桥,不知其所自起,其地则辖于昆,南接淀山,北通吴淞,江湖水道之要,舟车辐辏,商贾云集而居,民之往来斯桥者,昼夜不绝。”

04

桥梁的兴建反映地方政治、经济的发展

江南水乡地区大规模桥梁的建筑,需要大量资金和建材,尤其是那些规模较大的石桥,更需要投入较多的资金,所以石桥的建设亦反映了地方市镇经济的发展。1.农村经济比较发达、农民比较富裕的地方,往往建桥以便乡梓。江苏吴县的横金镇(今横泾)有座饶稼桥,在吴县西南二十里南周村之上,跨越来溪之支流。“明莫正《饶稼桥记》:桥以饶稼名,志丰年也。丰年所以为生民立名也。……左右民务于耕稼,亦有以儒为业者,是以人无怠荒,而俗多谨厚。……予家去桥不远,习知农事。今愿与诸父老率其子弟从事耒耜之间,暇则诵诗书、习礼义,使慈孝友恭,雍雍礼让,自然和气薰蒸,丰年可望。而所谓业儒者亦将出膺时需,以图报于盛时也。夫然则是桥之建,岂止免厉揭之忧已哉!”修桥铺路为以往传统社会一种造福乡梓、积德子孙的行为,多为地方上富裕乡绅所效仿。2.市镇商品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石桥建得也比较多。清金端表纂《刘河镇纪略》卷九曰:“我刘河一镇,自历朝以来,以澛漕为市河,以天后宫为南寺,以广孝寺为北寺,为一镇之关束。后遭明季兵火,居民稀少。至国初以后,刘河茜泾中分为二,然军营制度仍归一致。今欲详考其迹,仍以天后宫为主,而以北寺为后座,从天后宫门转东为城隍庙,转西为镇海关,有石库门上刊三大字,曰镇海关。于今犹在。此康熙二十四年奉旨开海通商之后,立关收税之故址也。由宫门外正南过照墙沿河而西为看仓马头,停泊内河小哨船,大小两只,以察内河货物之投税出头者,再往西为玉带桥,旧时宫前有金钓、玉带两河环卫,宫基今被庙邻填满,起造房屋,形迹全无。惟近桥尚有数尺之形,而其桥犹在。再西则为南货船马头,凡苏郡运来货物于此上岸,再西则郑复兴保税洋行,再西则宁海桥堍(即老洋桥也),沿堍往西则水带桥,即澛漕出处也。……从天后宫门转西进镇海关石库门为庙西街往西为李长泰保税洋行,再西为十字街乃镇之中市,东西南北俱有巷栅,以防匪人窃盗,东至镇海关大栅,南至宁海桥大栅,西至中津桥大栅,西北至水龙栅,进北至王家衖为依仁里栅,直北至桂林里北栅,其中绸绫、布号、当铺、钱庄一切买卖,无不悉备。由十字街出南栅为宁海桥。”浏河镇上的桥梁与商业经济发展有密切关系。清王同纂《唐栖志》卷三《桥梁》曰:“德清陈霆撰《唐栖镇通济桥碑记》:唐栖去浙城不五舍,其地联带江湖,接引瓯越,縈洛吴会,使传之经行,商贾之走集,徒旅之往来,既以会道之冲,而凑津途之要,又其大溪中横,旷岸并睨,市区氓椽鳞次栉比,北乡左右,越墟出贩者,晨驰夕鹜,肩摩迹累,溪渡则艰,徒涉则危,故非跨津设梁,则履辙不通。响唤靡应。非所以续地脉,接风气,济利而便安者也。”卓天寅《重修长桥记铭》:“吾里有长桥,盖通衢也。北达京师,南接闽粤,几有事四方者,无不由兹利涉焉。”以上所记,充分说明桥梁的修造与市镇经济发展有密切互动关系。由此可见江南水乡地区桥梁的建设,其功能也不仅仅限于一般意义上的交通,而是具有反映整个地区经济发展的意义。江南水乡桥梁建设大体有几个途径。1.是由官方主持修建。明清时期,江南桥梁建设为地方官政绩之一。明永乐大典本《湖州府志·桥梁》:“《吴兴续志》:湖为水国,徒涉是病。葺其舆梁,实为王政。……皇朝著令,桥梁道路,府县佐贰领之。”光绪六年《昆新二县续修合志》卷四十八《艺文六》:“王定安《重建拱极门钓桥记》:今天子御极之七年,余奉檄权知昆山县事,甫下车问民间疾苦者,期以兴墜者,期以芟夷而埽除之。八年春,当路又有加惠道路之令下于县。余益采访民虞不敢或懈焉。邑之北门外属北乡,往来要道,地低瘠,每大雨,水势辄溒湃汪洋,行者至病,涉而附郭,故有桥曰城桥,尤行人必经之路。初时规制颇宏固,既遇兵燹,桥石皆零落残毁不可问,重贻行者艰,夫司崄知山泽之阻而达其道路,道路之阻,则桥梁之载在《周礼》。《诗》曰:造舟为梁。《夏令》曰:十月成梁。言王者荡平之政,惟此为最亟也。旷此不修,将如欲渡无楫何?爰命绅耆,召匠度工,谋以利行者,既复命约,得钱三百余缗,北乡顾贫瘠,无以资,然又不能不集力以襄其修,余乃捐俸若干,倡始之。城乡士民其各互相劝勉,有踊跃,无推诿,此余之所厚望于君子也。其鸠工庀材宜如何节省,如何坚固,尤愿各同志悉心筹划,不厌精详,俾斯桥之落成于不日云。是为记。”嘉庆二年《宜兴县志》卷二《桥梁》曰:“就安桥,在县南三里,县令赵与悊建。康熙甲午年邑人中丞潘宗洛捐赀重建有碑。”地方官为当地交通之需而主持修桥,地方志中不乏记载,难以备录。2.民间地方士绅集资建造。明清两代江南地方经济比较发达,不少士绅集资为地方上修桥铺地,成为一时风气。光绪六年《昆新二县续修合志》卷四十五《艺文三》:徐应聘《吴家桥记》:“千墩镇南有吴家桥,不知其所自起,其地则辖于昆,南接淀山,北通吴淞,江湖水道之要,舟车辐辏,商贾云集而居,民之往来斯桥者,昼夜不绝。岁久渐圮,几有覆溺之虑。沈君松源悯焉,求钜材葺而新之,不二十年而倾圮如故。于是谋易以石,为久远计,期年功就,里人德之,乃构亭伐石,欲传其事而走笔京师,徵记于余,余惟里中胜事,固宜纪其详,以劝来者,乃为记曰:沈之先自汴徙吴,居吴淞江上,以孝弟力田,闻家不逾中产,至松源而稍大,好其德,里中饥者食之,寒者衣之,乡人固颂久矣。身乃观吴桥之将废,悯行役之维艰,撒而新之,谋诸巨石,纵之长约三十丈,阔二丈有奇,工须万指,费及千金,独身肩任,计日告成,人皆曰此一乡之善士也,可以风矣。夫世之席权势、拥高赀,以遗于不可知之人者,何可胜道。即好善乐施,亦必有所为而为之,如松源一布衣,内不要誉于乡里,外不求助于四方,赴义若渴,捐金如芥,以成巨工后之览斯记者,相与勉于为善而耻于封殖或由此也。余家向曾小筑吴桥与松源居相望,异日傥得请归里,幅巾杖履,岁时往来,与君昆季登兹桥而眺望,良足乐也。是用为记。”道光《金泽小志》卷一《桥梁》:“金泽四面巨浸,内多支河,桥梁尤多于他镇,古称四十二虹桥,今尚存十之六七,其桥废而名存者,亦附载,志桥梁。”“安乐桥,在禅寮港口,上有亭,飞檐映水,初建无考。国朝康熙六年僧普能领募重建。嘉庆十三年里人募重建。张汝遇纪志载,桥之著名于金泽者二十,安乐桥其一也。莫知其所始修而复圯者,再往来者咸病矣。嘉庆戊辰复议建,拂拭石梁,知重建于康熙丁未岁,其创始于何时,究无可考也。今之复建是桥也,里中耆老绅士图度经营,四方善信捐资以助,众擎克举,聿观厥成。夫桥之为工钜矣,而兹桥之建为尤钜。桥之颠,上出为亭,桥之西架空为堂,而需石,而需木,而需瓴甓,庀材鸠工,良非易易。乃起工于戊辰之腊,落成于己巳之夏,阅六月而告竣,其有数存乎其间与夫,非众姓之乐善好施者多与夫,非岁丰登而家饶乐故与夫,为善最乐,而善莫大于济众,后之人过是桥者,几相忘于利济之功,而不知当日相之与以有成也。其所用之缗,且载碑阴,司事之人均勒诸石。其捐资之数另镌于碑传之后,日庶有稽焉。”3.佛寺僧人集资建造。江苏苏州市郊横溪镇(今横塘镇)的横塘桥,古名普福桥,是明洪武年间僧人明曌募修的。清王同纂《唐栖志》卷三《桥梁》曰:“通济桥,一名广济桥,又名碧天桥,一名通济长桥,俗呼为长桥。通济长桥在唐栖镇。弘治间鄞人陈守清募建。桥计七洞。嘉靖庚寅桥裂。里人吕一素捐金修。丁酉复舍金重修。万历癸未,天启丁卯,及国朝康熙乙巳,屡圮屡葺。辛卯北堍又圮。吴山海会寺僧朱皈一与如意庵僧大生募建。甲午十月竣工。按此桥跨大河与里仁桥东西并峙,镇居其中,如锁钥矣。华亭钱福撰《重建长桥记》:……其邑仁和之界湖德清者,有镇曰唐栖。其水自天目来,奔流震泽,疏为三江,望沧溟而归者,悉于此乎道焉。故阔而深,梁乎其上,易圮而难其成。其旧梁圯者,不知其几年。土人以舟济,故疾风急湍,溺毙臭载者,岁有三四,过者悯焉。而惧其功之大,莫肯先之者。惟鄞贾陈守清,道其地,目其险,私盟于心。……守清既得金,归僦工,甃石为谼凡七,阔二丈八尺,长四十六尺。……裔是而往,交横闽越珍商钜贾,凡以充中国之要需,秦晋鲁呈之铁冶毛罽,凡以济南土之不及,……信使驿邮,无论晨夕寒暑风雨晴晦,如履平地,无颠覆之虞。……弘治十一年戊午冬十月二日宁波府鄞县化主陈守清立。”清王同纂《唐栖志》卷三《桥梁》:“伍林高桥,徐士俊《代里人金陛募重建伍林高桥疏》:自汉以来,山河大地,皆佛子津梁也。彼其挟一片宏慈,经涉险远,目之所触,咸生护持,不独精舍、宝坊、琳宫、梵宇为大众皈依地者,指不胜屈即断港绝潢、待乘舆而济者,一二高衲必起而经营之,以为此接引之一端,彼岸之胜果耳。”嘉庆二十年《珠里小志》卷五《桥梁》:“放生桥,在二十五图漕港上,北址即昆山且之井亭。隆庆辛未僧性潮建。国朝嘉庆十六年倾圮僧觉铭募建。又于桥东建立碑亭为行旅休息之所,临水石驳为行舟停泊之地。建桥工费捐资姓字俱载觉铭所撰重建放生桥始末中。……潘奕隽《重建放生桥记》:桥在昆山青浦两邑之界,北跨井亭,南跨珠里,为明隆庆年间慈门寺僧性潮所建。今岁久渐就倾圮。桥为两县往来孔道,一时擔登蹑履之侣,咸惕然抱颠溺之虞。圆津院住持觉铭大师愀然忧之,谋于同志,罔不翕应。于辛未夏鸠工。壬申腊月工竣,计费白金万一千零一百有奇。”

05

近现代江南水乡桥梁的兴衰

明清以来,虽然历代桥梁多因自然原因历久圯坏,但大多不久即因交通需要,或修缮,或重建。自19世纪中叶以后,江南水乡桥梁有减少的趋势,其原因有以下几点:1.战争的影响。明清以来,对江南长江三角洲地区市镇经济破坏较大的有两次:一是太平天国战争时期,清军与太平军在此地争战激烈,桥梁被毁极多,不能悉记。一是抗日战争时期。年吕舜祥修、武嘏纯纂《嘉定疁东志·市集》:“范家桥,徐行镇东三里,跨华亭泾上。……张家桥范家桥北二里,徐行镇东北三里半。有桥架华亭泾,曰钱家桥,东距曹王庙三里,东堍自北而南,向西列。清末民初时,为商业最兴盛时期,肉铺、鱼行、药号、杂货店、豆腐店、茶肆等均有,共有店十余家,以姚甘棠氏所设者居多,姚死,日渐衰落。‘八一三’淞沪会战时期,市廛悉为国军拆作防御工事,战后原状未能恢复。”2.交通工具的变化。旧时江南水乡航运主要靠人工橹摇航船,经营装货、搭客、运送信件,为当地商店代购货物等业务。有固定的开航时间,有固定的停歇码头,航行的时距较长。晚清以来,小型火轮出现,使航行的时距缩短。原来航行一两天的距离,当天即可往返。民国九年《光宣宜荆续志》卷一《津梁》:“道路:宜兴、荆溪两县道路,前志详言之,百二十里达于常州府,百五十里达于无锡,西至溧阳九十里,东至浙江湖州府百四十四里。虽一苇可杭,顾风雨不时,往往停顿,或因以裹足。自光绪二十九年以后轮船通行,常锡溧阳乌溪湖州均即日可达,从此征帆如驶,商业日增,土产流出,殆难数计,物价由兹骤昂,风俗因而滋侈,回溯光绪初年景象,未可同日而语矣。”随着交通工具的变化,江南水乡地区桥梁在长途水运方面的作用,有所减弱。民国十二年章圭瑑纂《黄渡续志》卷一《桥梁》:“报恩桥,光绪三十一年春,沪宁铁路公司小轮船行经桥下,烟筩格于桥面侭北之石,开足汽机,猛力前进,船过而桥石堕水,遂折为二。里人金文翰、王道隆等呈控于总办,允准照赔。惟所偿之石,非天然石,用塞门德土和砾就型,以巨铁杆为心,坚致逾常,除赔石外加给修理费银百元,工竣不敷,由金文翰捐助。”火轮的出现,使得低矮的小桥须得改建,或拆卸。过于狭小的河道,已不为火轮所经,因此不少桥梁毁圮后不再修缮,其在水乡的作用已不如前。年出版《朱家角镇志》第六章“交通”第一节“桥梁”,有解放前建造的所建桥梁一览表:从隆庆五年(年)到民国三十四年,共建桥77座,至今有33座桥已废。民国乡镇志多不注意桥梁的记载,是时江南水乡内河商业航运多以小火轮为行,沿线停靠码头间隔较远,因此桥梁多为民间行人往来,方志注意程度大减。3.城市建设填河拆桥。近代以来,江南地区最先进入城市化,城市建设因交通的需要,必然要扩建道路,填塞河流,拆除桥梁。如宁波市区年时有桥座,年开始填河拆桥,至年存桥座。至年有桥85座。近代苏州、绍兴、杭州等城市均类此,为人所均知,无须详论。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认为,桥梁在江南水乡不仅是一般意义上的交通设施,而且是在江南社会经济发展史上有着重要地位的设施。

《江南社会历史评论》

《江南社会历史评论》(第三期)

唐力行主编

商务印书馆年出版

内容简介:本期收入了樊树志、张海英、邢丙彦等业内著名学者有关江南社会史研究的20篇颇有学术见地的论文,这些论文围绕着江南地域文化、经济变迁、宗教信仰、社会问题等展开探讨。其中既有著名学者对江南近代城镇的最新研究成果,也有学术新锐对近代江南社会交往的新见;既有国内学者对近代买办阶层摇摆于东西方之间复杂心态的探讨,也有海外学者对20世纪五六十年代评弹与社会的冷静观察。

长按识别


本文编辑:佚名
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http://www.diburonga.com/dbrsj/5825.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文章

    •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12-2020 地不容版权所有



    现在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