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地不容 > 地不容生境 > 正文 > 正文

呼兰旧忆震惊中外的呼兰教案

  •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21/12/15 16:48:44
从年(光绪元年)到年(光绪末年),外国列强依据法、英等国同清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所取得的特权,利用传教士在呼兰建设大小教堂14处,侵占土地余垧、房屋余间,发展教徒数千人。外国传教士和教徒中的奸民互相勾结,在清政府“袒教抑民”政策下,挟官府,压良民,横行乡里,霸占民田,并制造教民与旗民的对立,酿成多起震惊中外的教案。一、城守尉投河案年(光绪三年)农历六月,惯盗陶有才聚伙抢劫旗丁乌成宁阿家,被官府捕获正法并没收其房地产。第二年春天,陶的弟弟陶有德从外地归来,以巴彦苏苏天主教为靠山,向官府索回了房地产。然后继续拨弄是非,得寸进尺,由传教土纳依尔然出面,非法逼跪、审讯被抢劫的旗丁乌成宁阿。当知道陶有才抢劫的赃物被官府没收后,于9月13日带领教民到呼兰城见城守尉。领催常瑞出来询问,被教民王忠义用马鞭抽打。城守尉惠安穿便服出来制止,王忠义又抽打惠安。有人喊:“这是城守尉大人,不能打!”教民们狂叫说:“打的就是城守尉大人!”于是教民一拥而上,打得惠安血流满面,衣破鞋掉,不堪入目。官兵们见此十分愤怒,一齐上前抓住凶手王忠义、陶有德、萧信、关付才和传教士纳依尔然。惠安怕将事情闹大,释放了传教土,派人护送到旅店,并提供饮食,将王忠义等人送往户司讯问。纳依尔然回巴彦苏苏之后,马上找呼兰厅同知奎瑞验伤,并呈报驻北京法国公使,反诬称呼兰城守尉使人破坏教堂。法国公使遂向清政府提出无理要求,使事态扩大。年(光绪四年)农历四月,黑龙江将军命驻巴彦苏苏的副都统恩和查办此事。惠安感到身为朝廷三品大员,被传教士等人当面侮辱,并被打伤,自己有理,反被诬陷查办,气愤难平。加之部下控告出售陈谷、占匿民财一案,遂投呼兰河自杀。惠安投河,无人知晓,还认为其潜逃。黑龙江将军又命盛京刑部侍郎铭安、冯誉骥来呼兰继续查办。此时,传教土纳依尔然已离开呼兰回北京,教徒王忠义等人全部逃走,此案无法查证。铭安等只得依据乌成宁阿等人提供的情况结案,判城守尉惠安以“三品大员”、“便服斗殴”之罪,交刑部议处;传教士纳依尔然“干预讼事,听令教民先殴长官”,由该国自行处理;教民王忠义等人逃走,命令各处“严加缉拿”。最后清廷以惠安擅离职守,被“部议革职”。次年春,呼兰河解冻,惠安尸体漂出,人们才知道惠安早已自杀身亡。二、传教士杀人案年(光绪八年),法国天主教传教士贡罗斯到呼兰传教时,私买窦玉、侯希春、傅永泰等人盗卖郭定恒、于财两人三段土地21亩,准备修建教堂。郭定恒持地照到呼兰副都统衙门控告窦玉等三人的非法行为。经提审,窦玉等人对盗卖之事供认不讳,官府判定土地全部归还原主。但法国传教士贡罗斯不服判决,以“倘误教堂兴建工期,即缴龙票”相威胁,仍继续备料,准备动工修建教堂。贡罗斯的不法行为,激起呼兰人民的不满,6月13日,呼兰旗营领催富森阿等7人在增福家吃饭,谈论起巴彦苏苏(巴彦)修教堂后,当地教民倚仗洋人势力横行乡里之事,富森阿激愤地说:“他们这样强横,这回又在呼兰修教堂,我们后世子孙难免受欺,不能让教堂盖成,如果教士不答应,与之理论。”遂商定由根金布、依凌山分别找各旗领催共同行动。第三日下午,呼兰镶黄旗委领催来仓等人赶到。众人汇齐后由领催常安领先,沿途高喊:“平毁教堂,捉拿鬼子!”的口号,军卒百姓及行路人聚集有多人,来到贡罗斯寓所。此时,贡罗斯和教徒黄自翰在寓所内,见众人来到,一齐走出门来喝问。领催常安对贡罗斯说:“呼兰属旗人居住的地方,不应修教堂。”贡罗斯蛮不讲理,破口大骂。黄自翰也狗仗人势,狐假虎威。来仓趁机向已挤满院子的人们高喊:“拆掉鬼窝!”贡罗斯见事不妙,转身进屋抓起手枪,出门射向来仓,来仓当即死亡。洋人行凶,群情激愤,德成阿、全福、永顺、关成阿、依凌山等人先后冲入屋内。教徒黄自翰企图拿墙上的长枪,德成阿、全福冲上去将他扯倒,把枪夺下后递给富森阿。关成阿将贡罗斯两臂抱住,贡罗斯高声嚎叫,举枪射击,被依凌山往下一拧,子弹打在贡罗斯自己的左腿上。众人将贡罗斯与黄自翰绑起来,装在一辆马车上,押往副都统衙门。闻讯聚来的旗兵、百姓越来越多,人们齐声高喊:“贡教士行凶杀人,应该治死,莫若就此扔河”,富森阿等未允。途中人们用拳头、木棍、土块等愤怒地掷打贡、黄二人,将贡、黄二人及凶器大小洋枪各一支送到衙门。公堂上贡罗斯供认强买土地、不服官判,并开枪杀人的罪行,同时承认左腿乃自己开枪所伤,右额角及鼻梁等处青红微肿,是围观百姓用木板所打。呼兰副都统博栋阿把案情上报将军衙门,请示处理,黑龙江将军文绪命先将贡罗斯暂送至巴彦苏苏天主教堂养伤。7月18日,副都统衙门发函至巴彦苏苏,要贡罗斯到呼兰衙门听候审理,贡罗斯竟一反原供,改口声称:“6月15日,有不相识之数百人,各持械闯入寓所,未容理论,照面就打,自己是无故被抢枪受伤,情急用枪打死抢枪犯一名。”贡罗斯又以“旗兵滋事”为由,呈报法国驻北京公使。黑龙江将军衙门于8月17日派佐领德成带兵前往呼兰厅城,会同呼兰厅理事同知到巴彦苏苏天主教堂找贡罗斯。法国李教士回答说:“贡罗斯已于8月7日接到本国主教来文,谕令其驰往营口,所以已于8月9日前往营口了。”杀人犯潜逃,使各级政府震惊,呼兰副都统遵照将军衙门指示,派马得碌、王桂等人前往沿江一带所有渡津船口,仔细查问各船户水手,并于沿途客店细心查寻贡罗斯的踪迹。9月6日,在滴达咀子船房处查明,贡罗斯已于8月9日上午10点左右乘小车1辆,随行骑马2人,及马车夫共4人,由此处乘船渡江南去。9月23日,法国公使照会衙门,声称“在呼兰,贡教士被殴打受伤,房中银钱财物抢掠一空,共伤32处,腿成残废不能行走,贡为自己保护身命,枪毙一人,贡教士应交法国自己处理,总署应责备地方官没保护教士房屋财产,并应严惩不法闹事各人”。同时提出,要求赔偿调理伤病、往来费用以及损失银钱器皿等,共折白银两,并列了所谓失物清单,还要呼兰副都统给贡教士新建房屋居住。盛京将军根据黑龙江将军衙门的咨文,照会英领事馆兼理法国事务阿赫珀,询问贡罗斯下落。阿赫珀于10月3日复照说:“本领事并无行文提传,想系该主教谕令,且已将贡罗斯来营之事,即日禀报驻京法国钦差大臣查核批示,至今尚无札文分办,未便过问。”这个复照语言含混,对询问之事避而不答,盛京将军只得再次致函,具体询问贡罗斯来营口时何人禀报?何日到达?现在何处?要其速复,以凭转报。阿赫珀再次复照:“不过前20日之久,贡罗斯来署拜会,是以知其到营,现谅在营。此案皆归法国钦差办理,本领事未便干预”。这一复照仍是加以推脱,并未将贡罗斯下落指明。盛京将军衙门禀报北洋大臣转咨总理衙门,照会法国驻京公使查办,并将几次致函、复函的记录呈转黑龙江将军衙门。12月12日,法国公使再次照会总理衙门,声称派法国驻天津兼总领事官狄隆,前往呼兰等处办理所有教案。总理帝国主义列强文化侵略的历史见证呼兰天主教堂衙门发给护照一张,并命黑龙江将军衙门及各地官员优厚相待。命茂兴站官西凌河查验放行,妥为护送。命呼兰副都统博栋阿在狄隆到呼兰时,务必严加保护,照约优待。狄隆与黑龙江将军文绪和呼兰副都统博栋阿多次会谈,狄隆强词夺理,强调来仓等人是匪行抢,被贡罗斯误伤致死。本来贡罗斯被众人夺枪时,自己枪打伤左腿,而狄隆却坚持要惩办旗兵,究责地方官监禁教士之罪。黑龙江将军文绪、呼兰副都统博栋阿等与之据理力争,多次呈报朝廷,提出“先要求生命之抵偿,而后议财产之抵偿”。结果双方互不相让,谈判数十次,历时几个月仍不得解决。最后,呼兰副都统博栋阿只得根据总理衙门指令,暂将盗卖土地的窦玉、傅永泰、侯希春等人监押,听候处理。经再次审问查明,窦玉等人确系租种郭定恒、于财的土地,偷卖给教士修教堂。腐败的清政府,不可能真正为百姓和旗兵伸冤,也不可能接受地方官吏的正确主张。在法国公使的压力下,最后总理衙门行文将领催富森阿拘留2个月;甲兵依凌山等9人各鞭责四十;窦玉等3人盗卖土地杖八十,拘留2个月,并追出卖价还给教堂,土地仍由原主郭定恒等赎回。贡罗斯枪伤来仓致死,交给本国处理。一场外国传教士开枪杀人案就这样了结了。呼兰人民不畏强权,从来没有停止过于外国宗教势力的入侵进行斗争。年(光绪二十一年),呼兰厅内的天主教堂曾被愤怒的百姓捣毁;年(光绪二十六年)呼兰民众将咒骂义和团的法国传教士打死示众……这些都显示了呼兰人民勇于反抗的斗争精神,有利的打击了外国宗教势力的扩张野心。(选自:呼兰革命斗争史)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本文编辑:佚名
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http://www.diburonga.com/dbrsj/8701.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Copyright © 2012-2020 地不容版权所有



    现在时间: